愛蓮說《章五 - 相遇》我愛羅X自創

【相遇】




葉展影翻當砌月,花開香散入簾風,不如種在天池上,猶勝生於野水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白居易---階下蓮






『───我愛羅,你好嗎?

這陣子,我常常做惡夢,深深滲進我的身子……

可能是天氣太熱的關係吧!

炎熱令我頭昏暈眩,越來越分不清楚。

世界熱得受不了,是夢還是現實,扭曲融化在一起了。

不知道你過的怎麼樣了?你那邊會不會很熱呢?


啊!對了!

最近…也許我會過去找你喔!


希望你能看到這封信。


             蓮』



天色很暗,周圍寧靜,暗黑林間,只有河水聲,我愛羅熟悉眼前的景象,自從加入正規部隊以來,上層常派他跟他的部下執行各種讓他致命的任務,不外乎這次……

這次任務地點是在中立國鐵之國所掌管的海外的小島。

沒錯!就是幾年前,木葉跟砂隱舉辦祭典的那座島,一般來說,忍者大國是不可插手中立國的事,但這次情況特殊,根據鐵之國的情報顯示,有位疑似是砂隱的判忍,在那座島進行秘密活動,因此特地聯絡砂隱去調查,當然請不要太過於激烈,因為對鐵之國這個中立國的地位說來有點尷尬,這事情本來就是忍者自家的事!很明顯是忍者違反在先。

總而言之,砂隱高層就把這麻煩的任務推給正規部隊的我愛羅……

「我愛羅大人,前面暗處有動靜!」一名部下輕語。

「恩……」埋伏在樹梢間的我愛羅回應一聲。

「我愛羅大人,該不會又是上層派來的殺手!」另一名在旁的部下接著道。

「也許……」還沒說完,漆黑的身影從四面八方前行而來,「不妙!你們快走」

「可是!我愛羅大人!」話還沒來著急說完,我愛羅跟黑影迅速消失在黝黑的樹叢裡。

「糟了!太快了!」

「呆愣什麼啊!快去幫助我愛羅大人啊!」一名部下急忙趕過去。

『可惡!這次又會是誰啊!』其中一人心裡暗道。



林間穿梭許多大量刺向我愛羅的刀劍,但對我愛羅的絕對防禦是徒勞無功,不會太過倉皇失措,霎那間,一名黑影越過防禦衝向我愛羅的砂中,手中拿著尖銳的苦無,正要刺向我愛羅。

「好快!」砂的防禦還沒趕上,心想完了的我愛羅,瞬間又一道閃爍的光芒從側面頭射過來。

利器互撞的聲音,畫破兩人的語……

「竟敢來攪局!」殺手退開一步說,一雙戒慎的目光投向那擋住他攻擊的不速之客,驚險的我愛羅則是站在那個人的身後,砂的防禦重新環繞我愛羅的四周,隨時戒備著。

那個人,不是他的部下,而是沒見過的面孔,但臉被四周的漆黑遮住了,看不清他的面容,『是誰!?』我愛羅心中暗想。

砂手臉一沉,面帶不悅問道:「為何幫他!?」
「只是路過……」細小的聲音從陌生人口中傳出。

夜空的雲散了,半圓形的月映照在平滑石子上,將它們染成一片銀白,也打亮那人的面貌,但還是看不清楚長相,只略微看出身形。

「哼!礙事!」殺手咆哮,手中苦無拋向擋住我愛羅的陌生人。

這聲音!

心頭傳來一股電流,我愛羅一邊在旁打量,一邊思考著,看似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小人兒,比自己矮了點,擋在自己面前,感覺似乎有點微妙。

那個人穿著的披風中,擲起飛刀回應,其中一腳準備跳躍的預備動作,一躍,扭轉的身子,披風裡落下無數的小飛刀,劃成一圈,朝向殺手飛劈過去。

他的身子輕盈,就像隻蝴蝶在飛舞,姿勢雖然很美,但動作倒是挺誇張的,帶動著大量的飛刀,周圍的花草樹木也跟著舞動。

但殺手也不是省油的燈,黯然接下數枚小刀後,準備向前跟剛剛那樣衝過去,但一腳卻被砂子絆住了,是我愛羅,怎麼可以在一旁看戲呢?竟然目標是自己,只有自己才能制裁他。

「糟了!」殺手一喊,突然從背後感覺到有東西朝向他,數枚戴著細鍊飛刀呼嘯飛越,纏住他的身體讓他無法動彈,接著那個人直接落在殺手面前,在他身上用力點了幾下穴道,殺手便昏了。

「恩!這樣就沒問題了,感謝協助。」那個人轉向我愛羅給予淺淺的微笑。

完事後,兩人默許了一會兒,昏暗湍急的河水,及林間樹梢的低語,劃破了雙方的寧靜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那個……」

「我愛羅大人!你沒事吧!」

「真的很抱歉!我愛羅大人!」那個人準備開口,但被甩在後面的部下們打斷了「呼!終於追上了!」兩人停在我愛羅的兩側。

「我沒事……」我愛羅簡短的回應。

「那名殺手呢?」一名部下就接問道,我愛羅用下巴比畫一下倒在旁邊的人兒,但翠綠的眼睛依然直盯著救自己的陌生人。

「你們去調查殺手的底細,我有話要跟這位說。」我愛羅一躍而地,那個人也跟上。

天色漸亮,四周開始出現陣陣的鳥叫,新的一天又來臨,光漸漸明亮,他的面孔越來越清晰,我愛羅看著───是個女孩,似乎有點面熟,剛剛的說話的聲音,尤其是她左肩上的那朵花,似曾相似……等等!

「那個阿……如果沒事的話我要先走了……」女孩急忙轉身想跑,卻被我愛羅用砂牆擋住去路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你……」「妳……」兩人同時開口,又默語。

「……」

「唉……」女孩輕嘆一聲,微微道:「你先說吧……」。

「蓮……」我愛羅帶點懷疑的口氣,小心翼翼的問…「是妳吧?」

幾年前,島上辦祭典時,意外相認的『好友』,原本想邀請蓮來砂隱,不過卻被她婉拒了,當時蓮說,她還會來這座小島,也許總有一天會去砂隱,不過在那之後就只有書信的往來……

之後加入正規部隊,一直慘遭高層的壓力,任務繁忙,一出任都是好幾天,甚至有的長達幾個月,信都擱在桌上一陣子了,都沒時間回了,不過我愛羅並沒有忘記她,只是從祭典結束到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不管怎樣,年齡跟身高長相都有些變化,再加上剛剛的相救……並沒有一時認出。

「……」女孩先是沉默一會,又嘆了一口氣接著說…「我以為你忘了我……」

「對不起……」我愛羅內心有愧疚,居然一時想不起來,真該死阿!
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 


「噗!沒關係啦!」她笑了,那笑容始終未變,跟從前一樣,「老實說,剛剛出手是看到你我也嚇一跳,沒想到會是我愛羅……」蓮打趣的笑著說,「看來你似乎過得不錯,連手下都有了。」

「嗯……還可以……」我愛羅並沒說自己正被高層打壓,因為不希望蓮被牽扯,「妳……回來啦!」時間過了許久,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想跟她說。

「最近才開始慢慢來這,有些事情要處理……」蓮的語氣有點轉向認真。

「事情?」

蓮並沒有繼續說下去,她右手扶著下巴,沉思了一會,或許在考慮該不該開口說吧!

我愛羅覺得可以不用這麼勉強,「如果不方便透露的話…那也沒關係……」不過心裡有很想幫她的念頭,要是蓮需要他的幫助的話……

「不!我考慮清楚了!」定下的決心,蓮眼神堅定的看著我愛羅說:「我想去砂隱。」

我愛羅雙眼順時睜大,這個決定也來的太快了吧!他有點無法相信現在所聽到的事。

「怎麼突然有這個想法……?」心中有喜悅,但我愛羅想知道原因。

「千代大人……」蓮雙腳跪坐在地上,一手筆畫著,也請我愛羅坐下聽她說…「我要去見砂隱一流的傀儡師……」

「妳要去見千代婆婆?」我愛羅也順勢坐下聽她的說法。

「我家鄉有種秘藥方子被竊取,那人似乎跟千代大人有關……」蓮雙眼一閉,回想著當初發生的情形,深吸一口氣,讓自己腦袋清醒,接著繼續說著:「那秘藥是我們家鄉舞團專門藥劑,可以讓舞者身子變得很輕盈,排去重力,可以做去高難度的跳躍、翻滾等動作,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要竊取著方子,不過,那種藥,如果是用在非法用途上會帶來很多困擾。」蓮的臉上眉間一皺,看來相當得憂心。

千代婆婆,砂隱的一流傀儡師跟醫忍,讓自己淪為守鶴的靈媒就是千代婆婆,雖然現在已經沒像先前的怨恨,但我愛羅平時對千代婆婆還是近而遠之,尊重也是因為她是砂隱的顧問長老。

跟千代婆婆有關的人?我愛羅記得千代奶奶的親人,有她的弟弟,海老藏,也是砂隱資深的顧問長老。

再來她的孫子,已背判村子,且世人被譽為“天才傀儡造型師”的赤砂蠍───

前者,海老藏長老和千代婆婆隱居起來,不想再管風之國的事,應該不是他……如果說懷疑的話,下落不明的赤砂蠍嫌疑較高。

「怎麼了?我愛羅。」

被蓮叫到名子而回神過來,等注意到的時候,發現部下們往這邊靠近了。

「都處理好了嗎?」我愛羅起身轉像他們問道。

「嗯!」一名部下靠近我愛羅,在他耳邊低語幾句,我愛羅聽完後,先是想了一會兒,後來就朝向他們揮揮手,意識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,之後就看向蓮。

「我先請部下跟村裡連絡,之後再決定妳該用什麼身分來砂隱……」我愛羅伸手,將跪坐地上蓮拉起。

「其實沒有必要這麼麻煩……」蓮站起一拍著腿上的砂子一邊說著:「就跟他們說合國的使者來訪就可以了……」輕描淡寫接著說:「砂隱已經好幾年沒跟我們交流了,從上代的第四代風影辭世到現在吧!以前幕後推手就是千代大人……聽說是醫療交流……」

這件事我愛羅倒是有點耳聞,但後來父親大人去世,加上千代婆婆不管政治,就沒有再繼續進行了……

「那麼就直接走吧!」

將背上的葫蘆稍微調整,正準備邁向前一步的我愛羅卻被蓮叫住了一下 。

「等一下!」蓮伸出玉手握著我愛羅說道:「我想去看看那個地方……」

「……」哪個地方?

蓮看到我愛羅面色有些遲疑,淡淡的笑一下,手指指向以前舉辦祭典的方向…

我愛羅眼神朝著她指的方向看去,想了一下,終於明白蓮指的那個地方是什麼了……

啊!是神社!

對了!以前她曾經帶他去看的那座蓮花池……


「一起去吧!」


就跟以前一樣,蓮拉著他著手,半被動式的往神社方向前進……

我愛羅發現,蓮做任何事是不會迷網的。

這幾個月來發生的事情,不管是高層打壓自己,將他打入正規部隊;村子不認同自己,把他視為危險的存在,雖然只得到親人的諒解,但蓮也讓我愛羅內心深處得到不少安慰……

她那股直率的個性,有點讓人羨慕……

但願自己也是如此……



紅蓮,堅毅、勇敢、堅定

留言

秘密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