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蓮說《章四 - 回首》我愛羅X自創

【回首】



夜深庭院寂無聲,明月流空萬影橫。坐對荷花兩三朵,紅衣落盡秋風生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雍秋---初夜坐





表演結束後,觀眾可以跟舞臺上的演員合照簽名,但我愛羅卻迅速的離開那個地方,當然鳴人也跟在他後面,而那個女孩看到我愛羅離席了,眼神盯著我愛羅離開的方向,似乎在想些什麼……

「欸!我愛羅,不要走著麼快啦!」鳴人馬上追到我愛羅旁邊道,「超厲害的!那個表演,看來是運用一些忍術跟高難度動作的技巧組合的!真是了不起!」鳴人還一直回味的那場表演。

「還有啊!那個演鳳凰的女孩一直看你耶!」此時鳴人說的那句話讓我愛羅頓時停了下來,跟在後頭的鳴人來不急煞車,不時撞上我愛羅的背……

「哎呀……痛!」鳴人摸著被撞腫的鼻子問道:「我愛羅!你怎了?」看到我愛羅突然停了下來,鳴人繞到我愛羅前面,看了一下他,面色非常凝重,連一句話都不說,然後繞過鳴人,又繼續往前走。

啊啊啊!我愛羅是怎了?鳴人不解,保持距離持續跟著我愛羅,邊走邊問著說:「表演不和你胃口嗎?」

「……」我愛羅不語,那場表演很好看,但他真的無法解釋現在的內心處境,對他來說已經是超出範圍了,以往不會有這樣的經驗……應該說這是第一次吧……

「難道說……你……」鳴人開始陷入沉思。

「………」

「認識那個女孩?」

「!」一語道破。

我愛羅瞬間又停下腳步……

鳴人馬上跑到我愛羅面前說著:「真的假的啊!?」看到我愛羅反應似乎是認定了。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也就是說那張票是她給的?」

「……………」等等!鳴人何時變的那麼機靈了!還是說他對這方面的話題比較敏感?難道他就怎麼好猜?雖然鳴人本來就是個奇特的傢夥……我愛羅臉色變得沉重。

「啊啊啊!原來阿……不過我愛羅,既然是你的朋友為什麼剛剛不打個招呼呢?」看來鳴人似乎有點會錯意,不過他居然會認定那女孩是他的朋友,看來天底下只有鳴人才會有這種想法,要是一旁是手鞠跟勘九郎,他們一定會用非常詭異的眼神盯著他看……而且可能還會盯穿。

這時,從我愛羅後方有個纖細的身影正在往他們靠近……

是她!

那女孩穿著第一次跟我愛羅見面的打扮,頭蓋著絲巾跑向我愛羅他們。

跑得有點喘,在加上剛剛表演結束,好不容易從人群中偷偷溜出來,面色顯的紅潤,臉紅的跟小蘋果似的。

「你好阿!」女孩整理一下撩亂的衣容,「我們又見面了!」她微笑的對著我愛羅。

妳怎麼就這樣跑出來了!我愛羅持續瞪大著眼。

「妳是……?」一旁的鳴人眼神瞇成一直線盯著那女孩,語氣相當驚訝:「啊!妳是剛剛在舞臺上的……嗚!」

「等等!鳴人!」我愛羅迅速用砂之手將鳴人的嘴摀住,「你這樣大聲喧嘩,她偷溜出來的事情不就被發現了……」我愛羅冷靜的對鳴人說。

「對喔……」鳴人不好意思的抓抓金髮,「是說妳剛剛真漂亮,表演得好棒喔!」像是用粉絲的口吻對著女孩。

「哪裡,謝謝你們來看我們的表演……我本來以為你不會來……」女孩說著說著,小手揉著衣角,眼神飄向我愛羅那。

「你叫鳴人?是朋友嗎?」女孩轉向對鳴人問道。

「對啊!路上遇到我愛羅就跟他一起來了,多虧妳的票!不然我們可能就在外面罰站了!哈哈!」鳴人臉頰有點泛紅,表情笑嘻嘻的看著那女孩。

鳴人,我是被你拉過來的……理解上的不同,讓我愛羅感覺很困擾。

「我愛羅?」女孩看向我愛羅,原來他叫我愛羅阿!

「啊!是小櫻他們耶!我終於找到了!那麼我先過去囉!掰掰!」鳴人揮了揮手,準備朝向小櫻他們跑去,突然想到什麼事,又跑了回來:「對了!我可以跟妳要簽名嗎?」

「好啊!那我要簽哪呢?」女孩從袖口挑起一隻筆,看來她還蠻常遇到這種事的,連筆都自備好了。

鳴人都摸西摸自己的口袋,沒找到可以簽的東西,於是他就蹲下來說:「那就簽在我衣背上好了!這樣看起來很酷!」鳴人指著背部道。

女孩簽完之後,鳴人起身向她道謝,並拍了一下我愛羅的肩膀說:「我愛羅你們慢慢聊!再見囉!記得下次再來木葉玩啊!」爽朗的笑容,鳴人再次朝向小櫻奔去,看到小櫻賞了鳴人一個大拳頭,似乎在責備他亂跑之類的,不過鳴人臉上還是笑嘻嘻的,這傢夥可真樂觀阿!

「那個阿……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好嗎?」女孩走向前,小手拉一下我愛羅的衣角。

「嗯?妳不用回去?」我愛羅挑眼看著她。

「接下來是自由活動,所以沒關係,我的夥伴們一定會搞定好!」每次表演結束後,都會有一段空檔的時間,原本是要給演員休息的空暇,但不知不覺……就變成觀眾跟演員拍照、訪問和互動的時間,就算很累也要撐下去,何況演的是主角……能喘個息就不錯了,「我平時照料舞團演員的身體狀況,興趣是占星。」女還笑笑的眨眼。

「我是團裡年紀最小的,所以要學很多的東西,醫療是我族人傳下來的,為了幫助團員的身體狀況達到最良好,不光只是跳舞,我們也要學習防身喔!要保護好好自己跟夥伴!」身為舞團的成員,個個都是身懷絕技、有兩把刷子,才能擔當起自己的身分,才可以帶給團裡跟觀眾喜悅。

「……」看來就算不是忍者,在裡面生活也是挺辛苦的……我愛羅對她有點感到認同。

這時女孩拉著我愛羅的手說:「對了!我知道一個很棒的地方喔!一定要帶你去看看!」興高采烈的,毫無警覺的我愛羅又被半拉著走。

今天為何一直被拉得走啊!但看她這麼開心,我愛羅又不好意思拒絕,突然覺得她跟鳴人某些相似。

兩人穿越著街道,那女孩一邊快走一邊說著這次的祭典,聽她說,這次因為有兩大國的幫忙,所以祭典是由史以來最熱鬧的,還說,她還自海的另一邊有個叫『合國』的國家,是一個醫療的大國,每年夏季都會航行到這座島上做交流,當作去大陸的踏板,因此她從小常常四海為家,在從中學習各國的醫術。

一旁的我愛羅沒有說話,靜靜的聽她把話說完。

他們離開了熱鬧的街道,旁邊有條隱藏的小路,那段小石子滿地的小徑,從這裡走到那頭,眼前有個長長的階梯,延伸到上面,是通往一個神社的道路。

「就在上面!」女孩放開我愛羅的手,單腳站立輪流交換,跳著一格格的階梯說:「上來吧!」女孩看著還處在下麵的我愛羅,並對著他揮手。

其實我愛羅並不是很想去,身為『忍者』,應該時時刻刻小心謹慎,不能隨便說走就走,但不知為何,好像有股力量一直往她那裡拉,雙腳不知覺的一步步踏上階梯,女孩不時回頭看看我愛羅,深怕他跑走似的,不過看到我愛羅有跟上,因此加快腳步到達終點。

上面有一棟被榕樹包覆的古老建築,外表是用紅棕色木頭蓋的神社,看來有些相當的歷史了,在明月的照耀下有種古色古香的感覺……

『難道她帶我來這裡是……為了看這個神社?』我愛羅心想。

「這神社是從第一次忍戰前流傳到現在……」女孩開始述說了這神社的歷史,「傳說,六道仙人曾經來過這裡休息一陣子,所以這座神社以前常常有人來供奉,不過時間久了,人們離開這裡到對面的大陸……漸漸的就忘了這裡。」女孩面色有點淡淡的哀愁,心中有種感觸。

「你知道嗎?人生有些時候很容易失去東西,趁你不注意的時候,它就不生不響飛走……」女孩突然講出一段哲理,「所以阿……要珍惜現在所擁有的福份!」說著說著女孩又拉著我愛羅的手,帶著我愛羅繞到神社的後院。

「你看!」女孩放開握著我愛羅的手,指向前方。

「!」我愛羅張大眼睛。

突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,老舊的神社後面居然有一座美麗的蓮花池!

抬頭仰望,頭頂上還有星星在閃爍著,微弱的月光照耀下,池水也能清澈見底,池中有許許多多的沉睡的睡蓮,池中的睡蓮在碧綠滾圓的蓮葉的襯托下,好像亭亭玉立的少女。

聽見的指有樹枝些微摩擦的聲音……我愛羅才發覺到,平常身邊都被各種聲音所包圍著,風聲…水聲…樹葉交織的騷動聲……

雖然處在黑暗之中,可是,不可思議地,我愛羅內心卻趕到異常平靜,面對著蓮花池,有的潔白如雪,有的粉紅似霞,美麗極了!

沒有守鶴擾亂肆虐的聲音,這樣的寂靜……讓我愛羅覺得自己逐漸被融化了……

「這花叫蓮花,它有很多稱呼,像睡蓮、水芙蓉也是它的名子。」女孩看著我愛羅說著,「很漂亮吧!這是我最喜歡的花朵,也是我最喜歡的地方,每次我來這裡,一定會來看它們。」女孩滿足著微笑。

我愛羅看著蓮花池,他從未見過這麼美的景色,砂隱也不曾有這種景色,突然覺得在記憶中,有股隱藏的暖意湧出,這感覺有種似曾相似的懷念……

原本內心還覺得很不安……不知還從何時起,已經化成了……期待與興奮!

「啊!對了!我還沒有自我介紹!」女孩驚覺還沒說出自己的名,我愛羅覺得這女孩真的單純的有點傻,或許因為這樣,所以她才這麼享受身邊的事物吧……跟他完全不一樣。

「蓮!」女孩面對的我愛羅,隆重的說出大名,「白砂 蓮,這是我的名子!」蓮對著我愛羅露出很靦腆的笑容,夜風吹起她的柔白髮絲,飄逸的像天上的銀河。

蓮花池周圍到處都散發著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,香氣被隨的花瓣,飛舞在兩人之間,花瓣輕碰到蓮左肩上的刺青……蓮花睡了。

一股很懷念的味道,在那段遺忘的記憶中是一樣的芳香,滲入我愛羅的嗅覺神經。

『蓮?好像在哪裡聽過?』曖昧的記憶中,似乎有個微小的身影,我愛羅懷湧著這樣的影像記憶,感受這樣的畫面慢慢的疊合。


『我的名子叫……蓮。』


童言童語的聲音突然從腦內流出,驚醒了我愛羅,沒錯!我認得她!

不過那時還小……她應該記不得了吧……

「我愛羅!」女孩雙手握著我愛羅,開心的說著,「這是你的名子對吧!」




「我們終於見面了!」




是阿……終於……

原來自己一直都沒有想起……

所以自己常失去那美好的幸福!





白蓮,懷念、戀情的喜悅。。

留言

秘密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