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蓮說《章三 - 舞魅》我愛羅X自創

【舞魅】



荷葉羅裙一色裁,芙蓉向臉兩邊開。亂入池中看不見,聞歌始覺有人來。

王昌齡---採蓮曲




越往裡面走,感覺街道顯得越來擁擠,似乎大家的目的地是一樣的,只見魚貫而入的人群一直擁入街道深處。

從遠方傳來商人叫賣的吆喝聲,再過去有座用繡布搭成的大帳篷,棚頂點綴著許多街道上沒看過的花燈,從中心點擴張織成一個網,一直延伸到連接街道四方,直到每條街的街口,總共有七條街,那座帳篷是祭典花燈的主燈,也是這七條街道的中心。

大帳篷入口湧入眾多的旅客,看到他們爭先恐後搶排隊,裡面好像有很特別的東西要排隊才能進去看……

「喔喔!就是這裡!」鳴人拉著我愛羅停在帳篷外的廣場外,指著大帳篷說:「聽說裡面有很特別的表演,去排隊看看吧!」

「鳴、鳴人……」這傢伙也要問問他有沒有要跟去啊!雖然知道鳴人這傢伙本來就這個樣……

鳴人又硬拉著我愛羅去帳篷入口排隊,大概排了好一陣子,快輪到我愛羅他們的時候,發現到一個問題…

「鳴人,入場好像要收門票的樣子……」我愛羅探頭看了一下前面。

「咦?真的嗎?」鳴人也探出頭來看,前面的有位身穿祭典服的小姐正在幫下一位人檢查票劵,「可惡……我沒注意到這問題……那只好……」鳴人低著頭,鬼鬼祟祟的東張西望。

本來要從隊伍間溜出去結果被我愛羅攔住了,「不准去!」我愛羅抓著鳴人的衣領很嚴肅的說。

「啊哈……被發現了阿……」鳴人尷尬的回頭看著我愛羅。

「你想偷溜進去,你以為我不知道嗎?」這傢伙也真是的!我愛羅心想。

「可是我們沒有票啊!好不容易排到這裡的說。」鳴人胡亂抓得一頭金髮,看似很傷腦筋。

「……」我愛羅正要打算勸鳴人放棄的時候,隊伍已經排到他們了。

「兩位嗎?不好意思,票劵可以讓我檢查一下嗎?」祭典服的小姐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問道。

「啊!糟了啦!」鳴人發現已經輪到他們了,「這個……那個……」鳴人不好意思的抓抓臉,到底要怎麼說好呢?

我愛羅看這那位收票的小姐,發現她的祭典服上有幾朵花,跟他之前遭到行竊的女孩服裝上的圖案花樣有點類似。

突然想到那個女孩臨走前給他的那張票劵,於是從袋內取出,拿給收票的小姐看。

「是這個嗎?」我愛羅那著手上的票問道。

「啊!這張票!這位客人你是……」收票的小姐驚訝的看著我愛羅手上的票,「不好意思,我先離開一下,兩位請稍等我。」小姐急忙的跑進帳篷內,似乎再找些什麼,聽到她在帳篷內幾聲呼喊,不久之後又出來,對著我愛羅說著:「不好意思讓兩位久等了!這邊請。」

另一位穿著祭典服的小姐對他們微微的鞠躬,帶著我愛羅跟鳴人兩人去他們所在的位子

「我愛羅!你怎麼會有票?」鳴人小聲的在我愛羅耳邊說著,語氣表情有點驚訝。

「……」我愛羅不語,他正在思考那女孩給他那張票的用意是什麼?

報答他?請他來看表演?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演呢?

中間路過一般大眾廳的位子,隱約看到幾個認識的人,是鳴人他們村的李洛克跟他其他夥伴,看來他們也是來看表演的,我愛羅不太想去打招呼就是了,回頭看了一下鳴人,似乎沒注意到他村子裡的夥伴,倒是他意外的特別安靜,對帳篷裡的裝潢感到非常新鮮感,兩顆眼珠子瞪大得差點滾了出來。

帳篷裡還蠻遼闊的,似乎是用特意的術讓空間變得比較寬敞,可以容納更多的客人,走了一陣子,終於來到了屬於他們的位子,那是一個空間隔出的空位,大約可以容納三到四人,距離舞台很近,不過感覺很微妙……

該怎麼說呢?

「喔喔喔!這位子真棒!根本是頭等席嘛!」鳴人笑嘻嘻的轉向對我愛羅道:「真厲害耶!不愧是我愛羅!」

「……」我愛羅很想跟鳴人解釋清楚,罷了……這位子的形容就跟鳴人說的一樣,是個距離舞台視野好,座位舒適的好位子,旁邊雖然有座其他的客人,但不會擠,就算躺下一個人也還有空間……

看來這張票劵來頭不小,那女孩是怎樣拿到這張票的?為什麼要給她?她自己不看嗎?

不久,帳篷內的光源漸漸暗了,舞台上的燈光漸漸亮起,從舞台下傳來的音樂,代替了周遭交談的雜聲———



那是曾經發生在國與國間爆發戰爭的故事,後人為了紀念這戰爭,將這歷史神格化……

在帳篷裡中心上空有個圓盤,在座位上的客人,指著上空的圈圈,上面有刻有許多數字,圈圈開始一個個轉動,正在倒數計時———表演要開始了!


這可是夢境的開始……


圈圈像是一個機關,從中心散發出光芒,延伸到四周,帳篷的頂端慢慢開了!

一顆顆閃亮亮的燈火從天空飄了下來,下方的許多觀眾接住了那團燈火,鳴人也接住了,燈火中變出了一個長著翅膀的貓類小精靈,並開口道:「派對要開始喲!」

一旁我愛羅顯得有點驚訝,鳴人還是持續目不轉睛的表情,他看起來相當的興奮,燈火中的小精靈們離開手上,並在天空上飛舞,尾端後面拉出細長的光線,像是夜空上的銀河,小精靈們聚集舞台在中心,然後散開,形成像水花的圖樣。

奇妙的事情發生了,那些圖像開始冒出一個個身穿水色系服的表演者,貌似像水中的精靈,他們讓的中心紛紛的舞動,慢慢的舞群一個接一個的飄動,圍繞在中間,有位戴著華麗的羽毛髮式的女子,看起來相當高貴,她是一名歌姬,歌嗓有如天籟之音,綿延不絕︱︱

像是水藍色精靈中的皇后。
 
遠遠一看,他們朝著皇后中心持續散開、旋轉,形成了像一朵美麗的花,舞者的舞姿身姿優雅,令人看得目不轉睛。

華麗複雜的舞步但非常有條理、整齊,她們一個個循序漸進的跳著、轉著,接著中心的水突然變成一團火紅色,從旁邊散開。

噴出了火花,將少數舞者水色的舞衣變成了火紅,場地一片就變成火紅色了,像是人間地獄。

他們高呼著台詞:「和平落幕,戰爭將會濺染血浴,在這裡染成血紅一片———」

火紅色的精靈跟水藍色的精靈交叉舞動,彷彿他們之間的戰爭,彷彿在述說兩國的戰爭如此激烈!

紅與藍的中間,冒出了黃亮的閃光,閃光散飛出柔和的光芒,慢慢的中間浮出了一個身段柔美的身形,一個身穿火紅色羽衣精靈出現了,是位女孩子———她周圍環繞著七彩的紗製緞帶,一條條接連著裙襬飄逸,頭頂上帶著一頂鳥嘴形狀的半面具,上面有朵花,正在燃燒著,是火精靈的王。

她一出場,台下觀眾立馬來個熱烈的掌聲跟歡呼聲,立刻吸引眾人的目光,看來她是這劇中的主角。


「吾乃天照,燃燒命運,照耀大地——————」


語畢,她開始在中心打轉好幾圈,纏身在周圍的一層層的長絲帶跟著她的韻律轉阿轉著,
突然她跳躍上空來個大翻滾,動作輕盈,像是浮在空中,落下的姿勢有如仙女下凡。

她落下的地方距離我愛羅他們很近,甚至可以看清楚面具下她的長相……

『等等!這女的……』此時雙目放大,很明顯我愛羅是愣住了……

那名女舞者,看到我愛羅,對他笑了笑,食指的手很巧妙的指向嘴唇上,好像叫我愛羅保密的動作。

沒錯!是那個被竊女孩!我愛羅完全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巧合……他幫的那個女孩竟然會在這裡演戲,而且是以主角身份!

她頭上那朵花,從原本的火紅轉為金黃,被照的閃閃發亮,而且……那朵金花正在盛開!

那不是金子做的嗎?是真的花?而且還是金色的?

我愛羅仔細想想,也許是這樣所以她才會這麼寶貝…

她的表演令人炫目,儘管年齡幼小,嫵媚的舞姿跟表情令人感嘆,甚至覺得快讓觀眾們停止呼吸。

而且她不時對著我愛羅拋向天使般的迷人微笑,甚至是為他而跳……我愛羅顯著有點尷尬,每次跟她眼神對上,我愛羅就會不由自主的低下頭。

最後,舞台四周噴灑出絢爛的煙火,表演進入最高潮,那女孩抓的垂降的繩子望上一躍並道著:「吾將化為火,奉獻生命,火與水將合而為一,迎接和平來臨。」

她雙手抱的身體並且上空旋轉著,最後在頂端將雙手攤開,背後有如散發出火紅的翅膀,成為浴火重生的火鳳凰,場面熱度升到最高點!


戰爭結束,兩族和一,和平到來———


精彩的表演讓觀眾們全都站起拍手叫好。

我愛羅看這站上空繩索的她,眉間緊皺,此時他心情有點混亂,不知是表演得太精采還是那女孩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現,雖然內心糾葛,但也不會忘記給予她熱烈的掌聲,

嗯……看來自己有種被擺了一道的感覺,不過心是喜悅的!

不自覺的,我愛羅的嘴角有著不明顯的角度上揚。




蓮之花,冰清玉潔、自由脱俗。

留言

秘密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