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蓮說《序》我愛羅X自創 (生日賀文)

【序】




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遠益清,亭亭靜植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。

       周敦頤---愛蓮說




夜已深,漆黑的道路上旁,蹲著一個約六、七歲的紅髮小男孩,深黑的眼圈,翠綠的眼珠子綻放孤獨的光彩。

我愛羅

出身以來,沒有家人的愛,朋友的愛,甚至周遭沒有一地可以容納他。


只有孤獨───


「只愛自己的修羅嗎?」我愛羅微微的動口,內心反覆思考著夜叉丸臨終的話語。

可惡,怎麼又想到這些事……


爲了自己而戰,只愛著自己,爲了自己活下去


這是當天殺了夜叉丸以後所抱的想法。

雙手緊握的腿,頭埋在兩腿之間,閉起眼睛,想用力的把那段不愉快的回憶給甩掉。

「你在說什麼?」一個女孩聲音,又細又小,傳送到他的耳裡。

「走開!不要靠近我!」我愛羅沒有抬起頭,口語帶著威脅叫那女孩走。

現在的他,最討厭有人在他面前。

「你是不是生病了?為什麼一直蹲在這裡?」女孩似乎感受不到危險,依然蹲在我愛羅面前發問。

周遭的沙粒似乎微微的動起來,圍繞在兩人的四周。

女孩似乎有點發現不對勁,於是倒退一步,懷中掏出剛剛在道路上撿到的東西放在我愛羅面前。

「這個玩具熊是不是你掉的。」女孩語氣又輕又柔。

我愛羅這時才抬起頭來,「拿來!!!」他吼著。

立刻搶下女孩手中的玩具熊,這玩具熊是他唯一的玩伴,唯一的朋友,自從夜叉丸那件事以後就不見了,沒想到竟然可以找得回來。

女孩看著我愛羅將玩具熊抱著緊緊的,微笑著說,「你好像很珍惜它。」

我愛羅這時才看到這個女孩,似乎年紀比自己小一兩歲。

她有著水汪汪的金銅色眼珠,白白的小臉帶著像水蜜桃般的氣色,左手肩膀旁邊刺著一朵不知名的花,還有一頭特長顯眼的奶油白色頭髮,髮的尾端是淡淡的粉紅色,很像她的翅膀,純真的笑容,讓我愛羅以為天使降臨。

「你在看什麼?」我愛羅一直盯著她看,女孩發現我愛羅有一雙很漂亮的綠色眼睛。

「痾……妳……不是沙忍者村的人吧!」這時我愛羅回過神,語氣似乎有些婉轉,問著眼前的女孩。

「是啊!我跟弟妹一起來,等等要回去。」女孩回答,手指不停的柔動衣角。

「妳……不怕我嗎?」我愛羅眼神沉下來。

「不怕阿!為什麼要怕你?」女孩用輕快的聲音回答,眨眨她的大眼看著我愛羅,眼神似乎帶點有些疑問。

她竟然不怕他,為什麼?


我愛羅不解,這是他有身以來第一次『陌生人』這麼接近他,而且還不怕他。

似乎忘記剛剛回憶,不知道為什麼,才幾句短短的話,讓我愛羅感覺這個女孩很值得信任,他很喜歡她講話的聲音,又輕又柔,好像可以忘掉煩惱。

我愛羅靠近女孩一步,正當他想要跟她說話時,有人叫住那個女孩。

「少主!您在那裏做什麼?少爺跟小姐他們要回去了?」有一個約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叫住那個女孩。

「要回去啦……」女孩眼盼微微的小垂,語氣顯有點不捨。


好不容易可以交到新朋友的。


女孩站了起來,拍拍衣圍,「那麼!以後聊吧!」她微笑,轉身走向男子。

「等等!」我愛羅站起,反射性叫出口,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做這件事,也許,只不想又孤單一個人。

「什麼?」女孩停下來回頭。

「………」我愛羅突然說不出話來,因為這也是第一次有人聽他的話停下來。

以往,我愛羅說出這挽留的話,每個人都像看到鬼一樣,瘋狂的逃離他。

可是那個女孩所做的事情,讓我愛羅很驚訝───也許是開心吧!

開心的讓他說不出話來。

「恩……」女孩微著頭,看著我愛羅,等他說些什麼。

「少主!」男子又叫女孩一聲。

女孩聽到男子的叫聲,回頭看向他,又轉頭看向我愛羅。


如果你不說的話,我真的要走囉!


我愛羅驚覺到,於是又反射性的脫口,「名子!妳的名子」他睜大雙眼,看這位即將離開女孩。

女孩轉身,走向我愛羅,雙手抬起我愛羅的雙手放在她的胸口


她的手---好溫暖阿!


女孩眼神祥和的看著他,月光撒在她的紅通通小臉上,淺淺的微笑,讓我愛羅看得入迷。


她真的是天使嗎?───我愛羅發自內心的想。







「聽好喔!我的名子叫───蓮。」


笑了!這次她笑得更燦爛!

她的名子,就跟她左肩上那朵花的刺青一模一模樣。

夜已深,漆黑的道路上旁,蹲著一個約六、七歲的紅髮小男孩,深黑的眼圈,翠綠的眼珠子綻放孤獨的光彩。

 

我愛羅

 

出身以來,沒有家人的愛,朋友的愛,甚至周遭沒有一地可以容納他。

 

 

只有孤獨───


「只愛自己的修羅嗎?」我愛羅微微的動口,內心反覆思考著夜叉丸臨終的話語。

 

可惡,怎麼又想到這些事……

 

爲了自己而戰,只愛著自己,爲了自己活下去


這是當天殺了夜叉丸以後所抱的想法。

 

雙手緊握的腿,頭埋在兩腿之間,閉起眼睛,想用力的把那段不愉快的回憶給甩掉。

 

「你在說什麼?」一個女孩聲音,又細又小,傳送到他的耳裡。

 

「走開!不要靠近我!」我愛羅沒有抬起頭,口語帶著威脅叫那女孩走。

 

現在的他,最討厭有人在他面前。

 

「你是不是生病了?為什麼一直蹲在這裡?」女孩似乎感受不到危險,依然蹲在我愛羅面前發問。

 

周遭的沙粒似乎微微的動起來,圍繞在兩人的四周。

 

女孩似乎有點發現不對勁,於是倒退一步,懷中掏出剛剛在道路上撿到的東西放在我愛羅面前。

 

「這個玩具熊是不是你掉的。」女孩語氣又輕又柔。

 

我愛羅這時才抬起頭來,「拿來!!!」他吼著。

 

立刻搶下女孩手中的玩具熊,這玩具熊是他唯一的玩伴,唯一的朋友,自從夜叉丸那件事以後就不見了,沒想到竟然可以找得回來。

 

女孩看著我愛羅將玩具熊抱著緊緊的,微笑著說,「你好像很珍惜它。」

 

我愛羅這時才看到這個女孩,似乎年紀比自己小一兩歲。

 

她有著水汪汪的金銅色眼珠,白白的小臉帶著像水蜜桃般的氣色,左手肩膀旁邊刺著一朵不知名的花,還有一頭特長顯眼的奶油色頭髮,很像她的翅膀,純真的笑容,讓我愛羅以為天使降臨。

 

「你在看什麼?」我愛羅一直盯著她看,女孩發現我愛羅有一雙很漂亮的綠色眼睛。

 

「痾……妳……不是沙忍者村的人吧!」這時我愛羅回過神,語氣似乎有些婉轉,問著眼前的女孩。

 

「是啊!我跟哥哥們一起來,等等要回去。」女孩回答,手指不停的柔動衣角。

 

「妳……不怕我嗎?」我愛羅眼神沉下來。

 

「不怕阿!為什麼要怕你?」女孩用輕快的聲音回答,眨眨她的大眼看著我愛羅,眼神似乎帶點有些疑問。

 

她竟然不怕他,為什麼?

 


我愛羅不解,這是他有身以來第一次『陌生人』這麼接近他,而且還不怕他。

 

似乎忘記剛剛回憶,不知道為什麼,才幾句短短的話,讓我愛羅感覺這個女孩很值得信任,他很喜歡她講話的聲音,又輕又柔,好像可以忘掉煩惱。

 

我愛羅靠近女孩一步,正當他想要跟她說話時,有人叫住那個女孩。

 

「小姐!您在那裏做什麼?少爺他們要回去了?」有一個約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叫住那個女孩。

 

「要回去啦……」女孩眼盼微微的小垂,語氣顯有點不捨。

 

 

好不容易可以交到新朋友的。

 

 

女孩站了起來,拍拍衣圍,「那麼!以後聊吧!」她微笑,轉身走向男子。

 

「等等!」我愛羅站起,反射性叫出口,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做這件事,也許,只不想又孤單一個人。

 

「什麼?」女孩停下來回頭。

 

「………」我愛羅突然說不出話來,因為這也是第一次有人聽他的話停下來。

 

以往,我愛羅說出這挽留的話,每個人都像看到鬼一樣,瘋狂的逃離他。

 

可是那個女孩所做的事情,讓我愛羅很驚訝───也許是開心吧!

 

開心的讓他說不出話來。

 

「恩……」女孩微著頭,看著我愛羅,等他說些什麼。

 

「小姐!」男子又叫女孩一聲。

 

女孩聽到男子的叫聲,回頭看向他,又轉頭看向我愛羅。

 

 

如果你不說的話,我真的要走囉!

 

 

我愛羅驚覺到,於是又反射性的脫口,「名子!妳的名子」他睜大雙眼,看這位即將離開女孩。

 

女孩轉身,走向我愛羅,雙手抬起我愛羅的雙手放在她的胸口


她的手---好溫暖阿!


女孩眼神祥和的看著他,月光撒在她的紅通通小臉上,淺淺的微笑,讓我愛羅看得入迷。

 

 

她真的是天使嗎?───我愛羅發自內心的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聽好喔!我的名子叫───。」

 

 

笑了!這次她笑得更燦爛!

 

她的名子,就跟她左肩上那朵花的刺青一模一模樣。

 





我覺得這篇可能是一篇很長很長~~~





的坑啊!!!!!

其實這樣結束也不錯啦!(眾毆)


第一次打風影大人的文!(默)


其實這篇已經企劃很久

只是遲遲下不了筆。。。。。冏



在下認為這種題材算是老梗了!(茶)

希望大家會喜歡。。。

至於何時會結束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





不明! (眾毆)

留言

秘密留言